与其他海洋巨舟相比,定海舟看上去更像是一艘完全被封闭起来的巨梭,尽管它也有桅杆,也有风帆,但金舟道人当初在炼造这艘巨舟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考虑到要深入深海洋底,使得定海舟既可以在海面上敞开上层甲板,同时也能在潜航之时将风帆桅杆之类收回,封闭整个船体。≧ ≯≯37wxw

    整座定海舟长大约在一百二十丈左右,最宽之处也不过三十丈,不算桅杆的话,最高处也不过四五十丈,看上去与海外修炼界所拥有的远海巨舟相比还远有不如,然而金舟道人却是学究天人,他将整个定海舟船体都构建成了一座空间秘境,里面的每一座舱室几乎都自成独立空间,能够容纳更多的东西在其中。

    有传说,建造整艘定海舟上最差的一块甲板材料都是法器级别,每一颗铆钉都有可能是灵器,总而言之,那定海舟上的每一件物事几乎都是一件宝贝。

    而此时的定海舟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便是一种完全封闭的模式,整座巨舟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飞梭,一头扎进了远处巨大的冰山之中,只剩下三分之二的船身露在外面。

    “在整座定海舟的周围,存在着一层庞大的空间屏障,这一层空间屏障将整个定海舟包裹在其中,而如今便正是这一层空间屏障挡住了各方势力试图进入定海舟的企图。”

    苏约道人向着杨君山介绍着眼前的情况,而一旦说起了正事,通常对谁都是一副笑模样的苏道人终于显得严肃了许多,也让人看到了一位华盖道人应有的气度。

    “那么这一层空间屏障波及的范围有多大?”杨君山问道。

    其他几位海外修炼界的道境修士显然对此早有了解,只有杨君山对此却是一无所知,但杨君山仍旧旁若无人的将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的情况从头到尾问了一遍,而其他几位道人对此脸上也并未显露出不耐之色,甚至有颇有期待之色。

    “三百丈!”

    苏约道人说出了一个令杨君山咋舌的距离,接着道:“除开最外围的一层空间屏障的阻挡之外,三百丈范围之内,到处都是空间陷阱,在这个范围内,修士几乎不敢施展道术神通,面对到处存在的空间裂缝的吞噬,空间碎片的切割,甚至空间风暴的吹拂,只能被动的抵挡镇压,一旦想要利用神通道术之类反冲,便极有可能引大规模的空间洪流,这可比道阵之中经常出现的禁制洪流厉害数十倍。”

    杨君山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嘬着牙花子道:“这根本没法进去呀,至少杨某自己可不敢尝试。”

    苏约道人笑了笑,道:“一个人的确是没法进去,但要是有许多道境存在同时从不同方向进入,那么就必然能够分散整个屏障之中的空间之力了。”

    杨君山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此时海外修炼界和龙岛的道境存在加起来已经汇聚了过十人,却仍旧在这里踌躇不前,不去抓住进入定海舟的先机,却原来是在等更多的道人前来。

    就在这时杨君山猛然有所感应,抬头看去时,却见得在这片冰原的另外一个方向,一行三位道境修士出现,却并非是料想当中的飞流剑派诸人,不过这三人当中却有一人正是杨君山的老熟人,灵溢宗真传弟子徐天成,而此时的徐天成毫无疑问已然进阶道境。

    就在杨君山在看向徐天成一行三人的时候,这三人当中一位身着蓝衣的道人突然有所感应,猛然转过头向着杨君山看来,双方的目光于半空之中相遇,杨君山便感觉对方的目光有如针刺,心中顿时大为凛然。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位蓝衣道人却是转头朝着徐天成说了一句什么,那徐天成猛然一愕,迅转头向着杨君山所在的方向看来,目光之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