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山知道这是又有仙尊出手,他索性也不再多想,只管沿着那条仅有的路走过去便是。

    打开一道门户,便听得里面传来爽朗的笑声:“可是西山杨氏家主君山小友当面?老夫法阳,对于小友可是闻名已久了。”

    杨君山进入其中,便见得上首两位仙尊已经正含笑看着他,其中说话那位白发白须,正是法阳仙尊,而另外一位却是面目清秀的看上去比杨君山还要年轻几分,一头乌发用一根木簪子攒起来,看上去异常洒脱。

    能够在这凌霄宝殿当中出现的,那身份自然不用多说。

    不论虚情假意,杨君山向来在这些老怪物面前执礼甚恭:“晚辈杨君山,见过两位仙尊!”

    法阳仙尊摆了摆手,道:“小杨道友不必多礼,老夫身边这位是巨木仙尊。”

    杨君山又再次见过了巨木仙尊,心中暗忖按照之前打听到的消息,如果刚刚见到的白羽仙尊和翡翠仙尊算是逍遥仙一派的话,那么眼前这两位应当就是宗派仙了,只是不知那巨木仙尊与灵溢宗是什么关系。

    就在杨君山还在那里暗自思索的时候,却听得上首的法阳仙尊已经开口道:“雷州之战小杨道友居功甚伟,我等得到消息也是大为震惊,小友在被人排挤的情况下,还能主动杀一个回马枪,紫霄阁如今尚有道统存续,小友功莫大焉。”

    同一件事情,从不同人的口中说出却是两番意思,但这两番意思却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在言语中不着痕迹的挤兑对方的同时,共同赞扬了杨君山在雷州的弑仙之举。

    “不敢不敢,”杨君山一如既往的谦虚:“都是拜妙坊仙尊之助,晚辈不过捡了一漏!”

    法阳仙尊闻言脸色却是微微一暗,语气之中不胜唏嘘:“可惜了妙坊道友,刚刚成就仙尊之位,便遭此横祸,若是那执役之人稍作警惕,此番域外入侵就算计划的再周密,又怎么可能事先没有丝毫风声!”

    这话就很明显了,杨君山听在耳中也只能讪讪一笑,神仙打架,自己装傻充愣就是了。

    法阳仙尊见得杨君山不接茬,随即话题一转,道:“老夫听说小杨道友在西山一直致力于扩大家族守护大阵的范围,又派遣家族子弟在杨氏的势力范围之内大范围植树造林,有消息说小杨道友试图要将整个杨氏的势力范围尽可能的联系在一起,想来小杨道友也已经知晓周天世界即将融入星空大世界之事了?”

    杨君山不知法阳仙尊有何目的,但他却也不至于因此而否认这件事情,于是只是点了点头,道:“不错,晚辈的确有所耳闻。”

    法阳仙尊又问道:“那么小友可否能够做到在周天世界融入星空的时候,令西山周围地界尽可能的保留下来?”

    杨君山苦笑道:“这怎么可能?晚辈如此做也不过是存一个侥幸罢了,晚辈如今有把握的也不过是五行雷光道阵所笼罩的范围内,不会在周天世界的崩解过程当中受到波及。”

    法阳仙尊闻言点了点头,道:“小杨道友所言不错,那么小杨道友有没有想过,如果周天世界融入星空的时间被尽可能的延后,小友是否有更为充分的时间为迎接未来周天世界的大变做准备呢?”

    杨君山闻言惊愕道:“周天世界融入星空不是已成定局么,怎得还能延后?”

    “周天世界自然是要融入星空的,延后并不意味着可以继续保持周天世界的独立性,只是能够让我们能够更加从容的面对世界崩解的大难罢了。”法阳仙尊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杨君山认真的想了一想,道:“若当真如此,晚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