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山已战至浑身浴血,表面看上去狼狈至极,可实际上这些伤势对于他此时的肉身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只要他能够脱身而出,强横的肉身将会很快令他身上的伤势痊愈。

    事实上,杨君山却是一直都在等待机会,他心里很明白,踏足金身仙境的关键不在于从众仙的围攻之下活下来,而在于打破位面屏障,从界主的掌控之中挣脱出来。

    然而看着高悬于葬天墟之中的昊天镜,他很明白,贸然冲击周天世界的位面屏障,根本不可能有成功的机会。

    如果说数千年前,九仞道祖冲击金身仙境将界主从沉睡之中惊醒的话,那么如今已经频临解体的周天世界,杨君山可不相信界主还在沉睡,算是沉睡,恐怕也早已在朱陵光和帝婴冲击金身仙境的时候便已经苏醒了。

    杨君山现在唯一凭仗的,便是界主可能受限于位面世界的某种规则,或者说是天地意志,不大可能会亲自或者主动出手对付他。

    不过葬天墟之中的诸位仙尊显然不这么认为,在围攻之下只有招架之功,已经几无还手之力的杨君山,在众仙看来已经失去了冲击金身仙境的可能。

    他们认为杨君山甚至都无法蓄力冲击位面屏障,只能够一味的苦苦支撑,看上去异常狼狈。

    然也并非所有仙尊都被杨君山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假象所迷惑,吕眉仙尊和白羽仙尊是真正察觉到他的肉身锻体修为已经臻至不灭境界的,连天地反噬都无法令杨君山手上,要知道无论是朱陵光还是帝婴,先前可都是在天地意志的反噬之下被重伤的。

    至于九驷仙尊,他是与杨君山有私仇的,只要杨君山还没有死,他便不会有一刻麻痹大意。

    要知道这杨君山在不久之前还死里逃生,甚至还在他眼皮子底下登仙,真要是让杨君山成功了,那便意味着九驷仙尊他自己的死期到了。

    他可不相信界主能够在一位金身仙想要致他于死地的情况下,还能够护得住他,除非从此以后他自囚于仙宫之中,从此再不外出半步。

    所以,只有杨君山彻底陨落在此,对于九驷仙尊而言,才是最有利的结局。

    除了这三位之外,还有一位便是竭力要致杨君山于死地的便是金乌帝婴了。

    这位冲击金身仙不成,在关键时刻选择向界主投诚的妖仙,正是因为他失败了,所以才不愿看到其他人的成功。

    更何况在帝婴看来,这杨君山显然是将他与朱陵光做了枪使,要拿他们来做垫背来为自己冲击金身仙境开路。

    吕眉仙尊总觉得这一切都进行的太顺利了,杨君山虽然表现出来了极为强横的实力,可他却总也觉得杨君山的这种实力表现得太过不疾不徐,真正的这种抢夺生机一般的拼战,往往在关键时刻还会有一波全力的爆发才是。

    而实际上,杨君山在众仙的围攻之下,却一直是一种绵里藏针一般的表现。

    这不是全力爆发争夺生死之机,更像是在坚守待援,以待时机!

    想到这一点的可不止吕眉仙尊,当他的目光与白羽仙尊相接的时候,吕眉仙尊便明白,白羽仙尊的想法应该与他相同。

    但吕眉仙尊在这个时候眉头却是微不可查的皱了一皱,不过他还是决定先行出手,既然杨君山不温不火不爆发,那逼他爆发!

    吕眉仙尊双剑合璧,再次于虚空之中开启天门剑河,而且或许是因为两柄飞剑合力的缘故,从天而降的剑河比之前在炎州之中更加汹涌澎湃。

    眼见得吕眉仙尊已然全力出手,其他仙尊虽然有些诧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