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山的锻体修为已然得窥第四重“滴血重生”的境界!

    这听上去似乎太过匪夷所思,然而似乎也只有如此,才能够将发生在杨君山身上的不少令人惊异的表现解释的通。

    然而除开推测之外,即便是重骨以及冀璋二人已经提出了许多佐证,可“滴血重生”这一对在场大神通者而言都几乎算得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境界,仍旧令他们感到难以置信。

    而这当中却又属羽冰仙尊的反应最是激烈,整个人看上去甚至颇有几分失魂落魄的模样。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唉,怎得就选了他……,此人当初对……也是忌惮颇深啊……”

    断断续续的嘀咕声,让人听上去颇有几分违和。

    只是这中间的内容却总也在关键的地方隐去,就算在场的大神通者都是耳聪目明之辈,却也难以从他无意中透露的只言片语当中推测什么东西出来。

    羽冰仙尊现在这种状态连注意力都难以集中,一旦对敌能够发挥出几分实力就不太好说了。

    除开羽冰仙尊看上去精神状态有些不太对之外,因为重骨与冀璋二人先后提出的论断实在逃过骇人,其余几位大神通者甚至都还在慢慢的消化这一结论,以至于无人开口之下颇有几分冷场的意思。

    可偏偏越是这般氛围,带给人的无形压力便越大。

    众人之间的沉默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最终还是修为实力最差的明尘仙尊开口打破了冷场的局面。

    明尘仙尊开口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干涩,听上去就如同含了一口沙子一般。

    “不管,咳,不管怎么说,最坏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杨君山率先得了鸿蒙紫气并趁机进阶合道境。可即便如此,只要我等打定主意联手,再加上我等能够进入这里,背后的势力多少都会准备几分压箱底的本事,就算是合道境天尊也未必奈何得了我等。我等只需在一开始挡住那杨君山,到时候鸿蒙紫气自然会落入我等手中。”

    明尘仙尊言语过程当中咳了数次,声音才最终恢复了过来,且到了最后越说越是顺溜,连带着自己也凭白多了几分信心。

    “话虽如此,可到时候若是那杨君山全力阻止我等夺取鸿蒙紫气又该怎么办?”

    九枝仙尊问道。

    明尘仙尊不假思索道“当然是我等联手,和衷共济。”

    九枝仙尊闻言神色异样,语气幽幽道:“九道鸿蒙紫气,除开那杨君山肯定要先手得一道之外,剩下八道就算我等各自能分得一道,可总也会有一个先后,谁又能保证率先得手的那一位,是否还愿意留下来协助他人与杨君山周旋?万一脚底抹油先行溜之大吉,留下其余人等为自己殿后呢?”

    九枝仙尊一番话却是说得在场之人各自色变,目光闪烁之间,各自的心思也变得复杂起来,使得众人之间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联盟,再添了几道难以弥补的裂痕。

    明尘仙尊见得其余诸仙尽皆不语,不由得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勉强道:“当不止于此吧,毕竟……”

    说到这里,明尘仙尊忽然想起在场诸仙当中,真要论及修为实力,恐怕最弱的一个便是他,哪怕是九枝仙尊同为大罗中期的修为,可毕竟还比他多出了七百年积累。

    抛开运气不谈,一旦鸿蒙紫气出世,单凭实力争夺的话,他恐怕就是最后得到鸿蒙紫气的那一个,到时候其他人尽皆离开,岂不是要留下他一个单独面对杨君山的怒火?

    想到这里,明尘仙尊心头便是一阵发凉,口中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