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在这片沙海当中有什么奇怪地方的话,那么就只有这一处流沙坑了!”

    杨霆将杨君山等人带到了盆地当中的某一处位置,指着其中的一片沙域,道:“就是这里!”

    说着,杨霆还浮现出一丝心有余悸的神色,道:“当初发现这处流沙坑的时候,我自己都险些被埋了进去,最后还是化了雷光才从沙坑里面脱身而出。”

    杨桦以神识深入流沙坑底查探,脸上却是浮现出疑惑之色,道:“没有丝毫空间本源气息泄露,这流沙下面若当真是一条位面缝隙,至少也应当有着空间本源散逸出来吧?”

    杨霆摊开双手,道:“所以说我原本也不认为这里存在着位面缝隙,只是这座流沙坑实在奇怪,而且我发现在流沙移动的时候,这些天地本源所凝聚而成的流沙的确是在减少的。”

    “这倒的确是有些奇怪了!”杨锏同样感到很是好奇。

    杨君山这个时候的神识早已经扩散开来,并且借助他亲手布下的先天五行之地的守护大阵,开始深入到这片地域的各个区域,而后便忽然笑了起来,开口道:“原来是这样!”

    杨霆闻言连忙问道:“本尊可是知晓是什么原因了吗?这下面究竟是不是位面缝隙?”

    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下面的确有一条位面缝隙。”

    “可是为什么没有丝毫的空间本源外泄?”杨桦也有些奇怪的问道。

    杨君山笑了笑,道:“因为哪怕是作为三尸化身,你们对于我这个本尊的阵道造诣也太过小瞧了,原因很简单,我在先天五行之地布置的守护阵法抑制了空间本源从位面缝隙中外泄,唔,或者更简单的来说,那就是我布下的阵法将位面缝隙挡在了下面!”

    杨霆面露愕然,嘀咕道:“连地下也防御了?”

    杨君山却听到了他的言语,笑道:“当然,一座守护大阵的防御自然是全方位的,否则若是让一个简单的地遁术就能将阵法破去的话,那么杨某这阵道大仙师的称号岂不是太过名不副实?”

    杨君山一番话令杨霆和杨桦两位都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听上去多少有些不大好意思。

    倒是旁边的杨锏问道:“那这座流沙坑的形成……,唔,是被守护大阵吸收掉的?”

    杨君山点头道:“不错,位面缝隙干扰到的毕竟只是整个防御大阵的局部,阵灵自然会就近吸收五彩本源沙进行补充。”

    “阵灵?”杨锏面带惊讶之色,赞道:“本尊的阵道造诣又提升了!”

    杨君山向着三人笑了笑,而后向着身后挥了挥手,一道如纱似雾的光华渐渐在空中显现,随后变得越发的凝实,直至幻化作一件玄黄色披风落在杨君山的肩上。

    “这是本尊的那件用大地胎膜练就的阵棋盘?”

    杨霆看着杨君山身后的披风,颇有些眼热道:“本尊不妨将这件披风留下来,如此杨某坐镇乙域便也不虞有人会攻破了这里的本源之海!”

    杨霆的贪心状的表现令杨锏和杨桦都笑出声来。

    杨君山故作无奈道:“杨霆道友,下面的位面缝隙还是要先封堵的。”

    杨霆闻言“噢”的一声,有些失望道:“我想起来了,之前那块补天石还剩下三分之一来着,只是三分之一够吗?”

    杨君山双手做了一个向上掀起的动作,流沙坑周边数十丈范围内的五彩本源沙尽皆浮起,露出了下方的地面。

    而在地面之上,则有着一层无形的阵幕所保护,而就在这层无形阵幕之下的地面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