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小山,等等大伯!”

    杨君山与张玥铭四人正要重新入阵,身后的杨田臣眼见得机会就在眼前,哪里还顾得之前与自家侄子的嫌隙,连忙快走两步追了上去。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可还是转过身来,张玥铭与邱师兄两人脸上却带了一丝不悦之色,而高师兄则似笑非笑的望着追上来的杨田臣。

    杨田臣神色热切的望着杨君山,道:“小山,大伯我……”

    杨君山直接拿出了张玥铭先前送给他的那只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赤阳灵丹,看着在杨君山手中打转的灵丹,杨田臣嘴里的话便说不出来了。

    “拿去吧!”

    丹丸直接从他的掌心飘起,慢慢的飞了过去,被满脸欣喜的杨田臣接在了手中。

    杨君山转身便走,一旁的高师兄低笑了两声,道:“杨兄弟应当等他把话说完再给他也不迟!”

    “高师兄,慎言!”张玥铭明显的看到了杨君山阴沉的脸色,肃容道:“高师兄,不管怎样,那位也是杨兄的大伯!”

    高师兄“嘿嘿”一笑,低声道:“只是要看看这人到底无耻到什么程度罢了!”

    杨田臣会不会厚颜说出向杨君山讨要赤阳灵丹的话,杨君山几乎不用想就知道结果,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时间送给他赤阳灵丹,为的就是不愿让自家大伯那些个令人耻笑尊严丧尽的言语在外人面前说出来。

    尽管杨田刚脱离杨家来到荒土镇,尽管杨田刚与杨君山父子在梦瑜县重建杨家,无时无刻不再竭力摆脱与晨瑜县杨家的关系,甚至与老杨家的至亲几乎没了情分,可这血脉的联系与传承却总是客观存在,否认不了的。

    “说起来,这位还是我撼天宗的弟子,而且与他一同来的王师兄还是他的大舅哥,杨兄弟的四姑父!”

    邱师兄在一旁连忙岔开了话题,笑道:“王师兄这几年修为进展迅,如今也是武人境后期的修士,据说也是这一次真传弟子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高师兄嗤笑道:“我要有一个真人境的老爹,而且还掌管着一县之地,各种修炼物资大肆节流,供给自家修炼,我甚至比他王师兄还强!”

    四姑父进阶武人境后期了?

    杨君山先是略微有些惊讶他的修炼度,可随即听到高师兄的嗤笑之后,同样觉得理所应当,荒土镇杨家虽然竭力摆脱老杨家的影响,可对于晨瑜县的现状却并未放松了了解,王真人在晨瑜县的所作所为也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据说王真人以进阶真人境第二重为借口,截留了晨瑜县每年进贡给撼天宗的大量税收物资,而且目前在晨瑜县正在闭关修炼,连晨瑜县的事物都顾不得打理,据说进阶的希望很大。

    邱师兄摆摆手,道:“管那么多干什么,你我又没有成为真传的希望,而张师弟真传弟子的位置又无人能够撼动,这就足够了,至于晨瑜县的王师兄,自然又刘师兄、周师兄等一干真传后补头疼去,反正他们如今都过了这风寒大阵,到时候聚在一块相互争斗一番那才有意思!”

    说话之间,四人已经重新踏进了阵法之中,溶肌消骨的怪风扑面而来,杨君山强忍住如同刮刀一般的流风吹拂肉身,而后便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体内凝聚的一道生机精华融入到了灵力之中,最终随着戊土灵诀的运转纳入丹田之中。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田臣的声音再次从众人后面传了过来:“小山,小山,等等大伯,听说你如今都成了阵法师了?老杨家的列祖列宗保佑,大伯这一次落霞岭是来对了,看来大伯的运气不错,不但有赤阳灵丹护身,还能够快通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