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先找一找这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吧!”

    “逃命的时候还能带什么东西?”

    “为什么要逃命,正是因为看清了撼天峰覆灭在即,才会将要紧的东西都带走,甚至还可能监守自盗,尽可能的从撼天峰带走更多的东西,因为他们都明白,这些东西或许就是他们今后在修炼界安身立命的本钱。”

    杨君山的话似乎颜沁曦有些不信,不过杨君山自己却是极有自信,盖因为这样的事情前世的时候杨君山经历过不少,每一次现撼天宗正在逃离的修士,都能在其身上有不菲的收获,以至于那些在撼天峰废墟探险的修士,每当现一具撼天宗修士尸体的时候,往往都是当做现宝藏一般庆祝。

    将这名撼天宗修士身上的零碎尽数搜寻出来,身后突然传来一片炒豆一般的爆响,那一层光幕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可能覆灭一般。

    颜沁曦有些担心道:“咱们要不要快点,要是被他们那么多打破了这一层禁制怎么办?”

    杨君山头也不回的翻检着这名修士身上的东西,道:“放心,欧阳玉林要是不蠢的话,他是不会那么做的。”

    颜沁曦还是有些不放心,却听杨君山喜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人身上肯定有货吧!”

    杨君山站起身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块玉板,这是修炼界通常用来记录某种传承的传承石板。

    颜沁曦目光也是一亮,从杨君山手中抢过了石板,道:“我看看我看看!”

    杨君山微笑着任由颜沁曦将石板抢走,果真过不了片刻,便将石板又扔了回来,不屑道:“炼丹基础传承,完整倒还算是完整,可这些东西对本派有什么用?还有,里面记载的法丹丹方七种,灵丹丹方才三种,而且这些丹药也都是我潭玺派所有的,叫本姑娘空欢喜一场!”

    杨君山喜滋滋的将这套炼丹传承收了起来,颜沁曦说的没错,这套传承对于潭玺派这样的宗门而言那就是多余,可对于杨氏家族而言,一套基础的炼丹术传承,反而要胜过其他。

    杨家至今还没有家族炼丹师,不是族人当中没有成为炼丹师的资质和天赋,而是杨家没有炼丹术的传承,因此,这一套传承在杨君山看来就像是异常及时雨一般,今后杨家便能够自主的培养炼丹师了,而且杨君山从落霞岭洞府找到的那一尊炼丹炉也不会再放着生锈了。

    “这人身上带着的丹药可真不少,不过大部分却都是低阶的法丹,灵丹也有十余瓶,你要吗?”

    颜沁曦瞅了瞅那些玉瓶中的丹药,身为潭玺派的真传弟子,颜沁曦的见识自然是有的,这就是拥有宗门弟子身份的好处,相比于其他修士,总能够受到更全面更系统的教授。

    “灵丹也都是武人境中前期修士用到的,拿来有什么用?这人也真是的,临走也不说从撼天峰顺些用得着的宝物出来!”

    杨君山苦笑一声,道:“我的大小姐,或许这些丹药对于他而言反倒是正合适呢,人家不可能按照你的要求从撼天峰带东西下来吧?”

    颜沁曦甩了甩手,道:“剩下的东西都是你的了,反正刚刚禁制光幕也是你一个人打开的,这些东西与本姑娘又有什么干系,不过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等着欧阳玉林他们将光幕打开吧?”

    杨君山伸手弹出一朵火花,将这具撼天宗弟子的尸体火花掉之后,有些无奈道:“外面现在肯定有欧阳家的人守着,咱们出去也没用,还不如趁着机会向里面探一探!”

    进入第一层禁制光幕之后,杨君山面前又出现了三道禁制光幕,而且这三道光幕通往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