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开吗?”

    颜沁曦略微有些失望,不过还是道:“那也没什么,毕竟这金玉盒本身就算得上是一件宝贝,这可是用玉晶石雕琢而成,这么细致的雕工,怕是最少也值五十枚玉晶币,差不多五千玉币了。”

    将金玉盒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颜沁曦又将盒子仍还给了杨君山,道:“这金玉盒我也只在爷爷那里见到过两次,不过这一只就归你了!”

    杨君山笑问道:“这么大方?”

    颜沁曦不太高兴道:“要是打开禁制光幕的是我,这件盒子你就想也别想。”

    杨君山晓得她就是这种性格,也不和她矫情,径直将这只金玉盒收了起来,道:“这里寻的差不多了,咱们继续往前走?”

    其实两人寻的并不彻底,在这座倒塌的丹房密室的废墟之下,还有不少滚落的玉瓶、弹丸之类,不过两人都不曾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要是按照前世对于撼天峰废墟的收刮力度,那可当真就是挖地三丈一般的在找寻一切可能存在的修炼物资。

    除开他们二人进来的那一道禁制,在这个逼仄的小空间仍然有三面禁制光幕通往不同的方向。

    颜沁曦的目光看向杨君山,而杨君山则径直向前,继续选择正中央的这一块光幕。

    这一道光幕事实上杨君山在前世的时候并不曾见到过,不过方向却是不会有错的,那么前世的时候这一道光幕显然是被强行破除了。

    强行破除禁制自然是省时省力的最好方法,而且禁制残阵再被强行破除之后,想要重新恢复也难以做到。

    不过强行破除禁制残阵同样的风险也是极大,极有可能引起撼天峰禁断大阵的连锁反应,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因此,除非阵法师经过详细的推演和测算,强行破阵的修士也能够很好的掌控自身的力道。

    然而杨君山在查看过之后,却发现这一道禁制光幕其实并非没有打开的方法,只是这方法单凭他与颜沁曦二人根本无法做到。

    杨君山暗觉有些奇怪,不过马上便反应过来,自己所掌握的打开这道禁制的方法在前世也是在经过十余年的探索之后才渐渐被人摸索出来,现如今如何破解这道禁制,可以说除了杨君山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晓。

    不过就算现在杨君山知道打开禁制的方法又如何,单凭他们二人,根本无法做到。

    那么就只能强行打破这道禁制来试一试了,也不知道与颜沁曦合力能否做到,不过在此之前还要进行详细的勘测推演,以免在强行破除禁制的时候引发禁断大阵的大规模反噬!

    见得杨君山面露难色,颜沁曦突然得意的一笑,道:“怎么,遇到困难了?”

    见得杨君山点头,颜沁曦右手一甩,中指和食指夹着一物,道:“你觉得这件东西能不能打开这层禁制光幕?”

    杨君山惊讶的看着颜沁曦手中那张金光灿灿的符箓,道:“消禁符?你居然有这种好东西,当然能,太能了!”

    颜沁曦二话不说,将手中的符箓交在杨君山手中,道:“看你的了,不过这道光幕打开的功劳可要算在我身上!”

    “那是当然!”

    即便是这消禁符也不是能够乱用的,尤其是在这种彼此之间有所联系的大规模禁制面前,能否将消禁符的威力发挥出来,发挥出几成,那就要看杨君山自己的本事了。

    杨君山一只手触摸着禁制光幕,同时默默的计算着时间,过的片刻,手中的消禁符突然灵光大放,杨君山将其一把拍在了光幕之上。

    消禁符闪烁的金光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