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看不清其中发生的情况,只有一连窜“咕嘟嘟”仿佛粘稠的液体被煮沸的声音传来。

    金光渐渐泯灭,一个将禁制光幕不断消融成液体不断掉落的洞口出现在上面,同时还有一股股的热浪从洞口处向外喷涌,杨君山惊讶道:“很霸道的消禁符,看来制符之人是一个高手!”

    颜沁曦得意的扬了扬头,道:“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爹亲手制成的!”

    “符箓圣手颜伯龄!”杨君山有感而发。

    “符箓圣手?这名号不错,虽然他是我爹,不过你这样吹捧他居心何在?”颜沁曦上下打量着杨君山,一副你不怀好意的模样。

    符箓圣手那是在颜伯龄进阶真人境之后的名号,现如今颜沁曦的父亲颜伯龄还只是潭玺派的一位真传弟子,虽然擅长制符,可名声也只是在潭玺派流传罢了,“符箓圣手”这个称号他还远远及不上。

    符箓的制作的局限性很大,它的基础是各种神通术法,因此,要想将符箓制作成功,那么首先制符之人要懂得相应的神通术法。

    修炼界灵术三千,宝术三百六十五,每一种都足够各个势力宗门撇帚自珍,秘而不宣,一名修士一身修为能够达到何种程度,神通能够学到几种?

    因此,修炼界再好的制符师,所精擅的也只有不过几种源自于他所学神通的符箓罢了,而且因为各种原因,符箓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也远远不及制符之人本身施展这种神通时的威力。

    而颜伯龄的符箓精妙之处就在于他往往能够制成一些威力不弱于修士本身施展这种神通的符箓,而且成功率还极高,特别是在他进阶真人境,学成了潭玺派传承的宝术神通之后,他所制成的宝术符箓更是在数次大战当中大放异彩,甚至起到了扭转战局的关键作用,“符箓圣手”的名号就是那个时候打响的。

    “走,走,先进去,这一股热浪可不同寻常,先看看是什么宝贝再说!”

    杨君山快步穿过了第三层光幕,颜沁曦轻轻的哼了一声,看了看杨君山的背影,也从后面跟了过去。

    一朵白色的火苗在一盏油灯之上欢快的跳跃着,每当它跳动一次,便会有一股热浪向着四周发散而去。

    杨君山与颜沁曦二人就站在这盏油灯之前,杨君山目光露出热切之色。

    “这一次光幕可是我打开的吆!”

    见得颜沁曦笑嘻嘻的望着他,杨君山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道:“说罢,怎么才能将这一朵丹火让给我。”

    颜沁曦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展颜一笑,道:“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先前的救命之恩就算抵消了!”

    杨君山面上露出夸张之色,道:“你想得美,你的命还没这朵丹火值钱?更何况我救你可不止一次,不行,绝对不行,最多只能抵消一次救命之恩!”

    “成交!”颜沁曦脆生生的语气中略微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杨君山眼珠子一转,同样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道:“我还以为你又要叫我做上门女婿才肯把这朵丹火让给我,原来只是抵消一次救命之恩呐,这没什么,只要咱们今后多见几次面,或许我就又能多救你几次!”

    “杨君山……”

    这小妞咬牙切齿的声音让杨君山颇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心翼翼的将这一盏油灯收了起来,那点火苗固然是丹火,而这油灯的灯具本身同样也是一件下品法器,两者结合之后原本的威力堪比一件中品法器,想来这一盏油灯既可以用来炼丹,同时也是一位炼丹师用来防身的法器才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