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山自然不知道朱真人的心思,不过在他以灵识入阵之后,却是能够察觉到主阵修士并未与他互动。£∝,

    “看来要么今晚主阵之人并未是朱真人那样的阵法师,要么就是朱真人不愿做出回应,但自己这般主动示意,想来也已经表示了足够的善意了!”

    杨君山念头一转,灵识便开始与十丈之外的禁制接触,并开始按照阵窃之术寻找禁制的漏洞或者薄弱环节,并通过这些弱点来一点点剥析和探究元磁山上的阵法禁制。

    不过朱真人显然小瞧了杨君山的阵法造诣,特别是在他进阶真人境之后,得到落霞真人完整传承的杨君山在阵法一道上的进展可谓是突飞猛进,更何况他还有阵窃之术在身,存在于周围的无形禁制并不能够阻拦他太久,很快便被他找到了破绽,将灵识向外扩张了一倍,方圆二十丈内范围的情景尽数落在了他的灵识笼罩之内。

    因为杨君山只是以灵识入阵,并不会对禁制本身造成破坏,因此,即便是引起了朱真人的注意,最多也就赞他一声不错,更何况此时朱真人的注意力已经尽数被外州修士所吸引,在给他划定了一个灵识游阵的圈子之后便不再管。

    杨君山破开了第一重阻碍灵识的禁制,前后用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的模样,见得欧阳旭林仍旧没有来,料想他应当还在闭关,索性便将目光放在了二十丈外的这一层禁制之上。

    这一层禁制就要难了一些,主要原因就在于冲破第一重禁制之后,却并不意味着完全摆脱了它的影响,禁制仍然会受到削弱,于是在灵识剥析第二重禁制的时候,便无法做到全力以赴。

    好在阵窃之术将这一切降到了最低,在花费了半个时辰,将这一层禁制的大概摸清之后,杨君山的灵识再次冲破了第二重禁制的阻碍,一举将笼罩的范围扩展到了方圆三十丈。

    可在触摸到三十丈外的第三重禁制之后,杨君山知道自己的灵识已经无法在冲阵了,因为在这一层禁制之上,明显有着真罡涌动的痕迹,很显然,这是元磁山如今的主阵修士为他划定的界限,想要突破这一层界限,单靠灵识显然是不行的,可要用灵识之外的方法,那么势必就会惊动撼天宗而引发误会。

    既然已经限定了范围,那么杨君山索性便在这个范围内以灵识熟悉四周布阵的手段,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的灵识发现了有人正在急匆匆的向着他这边所在的方向而来。

    莫不是欧阳旭林来了,杨君山的灵识随心而动,循着急匆匆赶来那人的气息延伸而去,却发现来人并非是欧阳旭林。

    杨君山微微有些失望,便要收回灵识,以免被来人察觉之后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不料却见那人走到距离杨君山二十余丈之外的一个小院门前,“当当当”的翘起了门来。

    杨君山发现来人只是一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知道他不可能发现自己,他的灵识便收的慢了一些,也就在这个时候,小院门打开之后,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人走了出来。

    王元,居然是他,难怪刚刚看得眼熟,难怪刚刚在小院门口远远的见到那个背影那么熟悉,他居然也来了,不过杨君山转念一想,以王家同撼天宗千丝万缕的关系,他要是不来才是有问题。

    “王师兄,青树师伯要见你了!”来人显然与王元极为熟络。

    “好,我这就走!”

    王元脸色明显一喜,向着门外走了两步却又突然立住了。

    那名撼天宗修士见状不解的问道:“王师兄,可是忘记了带什么东西?”

    “哦,啊,是的是的,的确是忘记了带一样祖父大家特意嘱咐的礼物,胡师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