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秘境?你是说撼天宗二人从土行地脉当中带走了一座空间秘境?”

    杨君昊听着颜沁曦讲述刚刚的经过,不由惊呼道。

    “没错,当初我被禁制洪流裹挟,用祖父大人传下来的一件宝贝护住了自身,最终却是因为禁制洪流的回归而被地脉之力所镇压,恰好潭玺派有一道秘术传承是按照五行之中以土生金的道理来提升修为,我无法挣脱地脉的束缚,索性便借助地脉之力来闭关修炼了!”

    “一条大型土脉,尽管数十年来因为有着禁断大阵的消耗,可实际上积蓄下来的土行之力却也可观,我利用秘术索性藏到地脉内部修炼,却是侥幸让我现了隐藏在地脉之中的空间秘境的本体,而且现这座秘境乃是一处极为关键的节点,要是没有了这座秘境,或许我就能够摆脱地脉的镇压而脱身。”

    “可惜,这座空间秘境显然不是外人能够轻易进入的,我躲藏在地脉当中一边修炼,一边琢磨进入秘境的办法,最终还是没有丝毫头绪,直到撼天宗的人利用那半截残锏打开秘境,可如此一来我反而不敢轻易进入秘境了,最后只能等着他们将秘境从地脉之中带走,而我也趁势冲了出来并抢走了他们开启空间秘境的钥匙,可惜最终那钥匙还是被某个无良之人给暗中拿走了!”

    颜沁曦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忘了白了旁边的人一眼,而杨君山却是若无其事一般。

    他早就怀疑撼天宗的手中应当有一段残锏,只是一直以来都认为这样的重宝应当掌握在青树真人的手中,然而却没想到会从张玥铭的手中得到这半截残锏。

    不过即便是得到这段残锏,杨君山也现破山锏的本体仍旧不完整,撼天宗的那半截残锏的两端都有着断裂的痕迹,也就是说除开杨君山已经到手的这两断残锏之外,应当至少还有一段以上的残锏流落在外!

    更为重要的是,已经到手的两段残锏可也不是断口能够严丝合缝就能够接续的,尽管两段残锏的本体已经合拢,可事实上此时杨君山体内用来洗练整个法宝的九仞本源中的九成都用在了弥合断锏接口上了,而且这种弥合也只是暂时能够成功,一旦在对战当中遭遇远他本源真罡的外力,已经接续的断锏还是会重新断成两截。

    杨君山带着颜沁曦和杨君昊从峰顶密室下山之后,却并未从瑜城的出口出去,而是在暗道之中估算到了撼天峰脚下的时候,以遁地灵术带着两人中途从地底钻了出来。

    因为禁断大阵的崩毁,大阵对于地下暗道的阻隔也已经消失,杨君山的遁地灵术自然可以随时施展。

    “怎么从这里出来,害怕在瑜城那边被人埋伏吗?”

    杨君山笑了笑,道:“不完全是,其实是还有一件其他的事情现在想起来或许可以试一试!”

    他一边向着颜沁曦解释着,一边将那张从诸葛家族修士身上得来的卷轴重新打开了。

    颜沁曦依在杨君山身边看去,却见卷轴之上一片空白,不由有些疑惑,低头却见他握着卷轴的手掌有淡淡的真元波动,紧跟着一根根的线条便将整个撼天峰附近的抵御尽数在卷轴之上勾勒了出来,甚至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各自带着不同色彩的线条在卷轴上面闪烁着淡淡的灵光,不过她却有些看不太明白。

    杨君山指着撼天峰脚下的一条淡黄色的线条道:“咱们到这里去看一看!”

    杨君昊也有些看不太明白,不过他却知晓这张卷轴是什么,不由问道:“哥你觉得这里会有什么?”

    杨君山将卷轴重新收了起来,道:“先去看看再说,但愿还没有被其他人现!”

    颜沁曦好奇问道:“这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