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前的曾思敏绝对相信这句话是真的,可是随着跟李天羽的接触,连她自己都感到她是在悄无声息地生着变化。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她知道李天羽的心思,在他那贼溜溜的眼神下,她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穿似的。李天羽的眼睛瞟到哪里,她就感到哪里烧,火辣辣的,让她浑身燥热难当。

    这到底是怎么了?躺在床丶上,翻来覆去的曾姐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将睡袍也全都脱下来,丢到了一边去。光溜溜的,双腿夹着被子,似是这样才能够让痒痒的地方舒坦一些……

    “曾姐,我早就憋不住了,想死你了。”房门突然开了,李天羽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就钻进了她的被窝,趴在了她的身上。她想挣扎,想喊叫,可是全身像是被绳子给捆绑了似的,怎么也动弹不了。在那一刻,她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种充实的感觉,不禁绷紧了双腿,双手也深深地抓入了被子中。

    渐渐地,她觉得她就像是爬到了云端,身子忽悠忽悠的,来回飘荡着。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滋味儿,她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搂住了身上的这个男人。可就在这个时候,那男人的面孔突然变成了是方子孝。方子孝的面孔有几分狰狞,肆意地狂笑着。

    “啊……”曾思敏忍不住出了一声尖叫,身子从云端直直地摔落了下来,耳边传来咻咻的风声,久久没有落地。蓬!等到她摔到地面上的时候,就感到浑身疼痛欲裂,连胸都都闷得慌。

    “曾姐,你怎么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是李天羽的声音。

    曾思敏忙睁开了眼睛,现自己完完整整地躺在床丶上,盖着的被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踢到了地上。身子已经被汗水浸透,阳光透过窗帘倾洒进来,照在身上,让她大口地喘息着,紧张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是梦境!曾思敏拍拍胸口,一阵后怕,喊道:“天羽,我没事。”

    李天羽大声道:“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就好。”

    曾思敏屏住呼吸,听着李天羽的脚步声远去,才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手机设定的时间,才六点多钟,还没到平日的闹钟时间。这家伙,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莫不成是太阳从西北出来了?曾思敏悄声嘀咕了几句,翻身将被子从地上捡起来,刚要跳下床,就感到腿间凉丝丝的,忙分开双腿望去,小脸蛋顿时泛起了两团酡红。

    肯定是刚才做梦,身体有了反应,竟然连床单上都黏湿湿的一片……

    曾思敏直感到羞窘难当,明知道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但还是偷偷地左右看了看,就跟做贼似的,快地用纸巾擦了又擦,然后才穿上衣裤,跳到了地上。看着床丶上绘画出来的一小块地图,尽管是已经不太明显,可是怎么看怎么碍眼,有一种心虚的感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了李天羽的敲门声:“曾姐,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出来,赶紧将房门打开,挺让人担心的。”

    “啊?哦!没……没事儿……”曾思敏的嘴上说着,手中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快地将床单给扯落下来,抱在手中,然后打开房门,连看都没敢去看站在门口的李天羽,直接就往卫生间走。

    “曾姐,你是怎么了,你是烧了吗?怎么小脸蛋通红?”这个烦死人的家伙,竟然跨步挡在了曾思敏的面前,满面的迷惑,大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要不是因为做梦和他叉叉圈圈,能这么狼狈吗?强忍着狠踢这家伙两脚的冲动,曾思敏没好气地道:“没怎么,尿憋的,不行啊?”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会用这样的语气跟李天羽说话,脸蛋不禁愈的红润。不过这时她才现,这家伙竟然还扎着围裙,满屋的饭香味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